快捷搜索:  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子冶石瓢、心舟石瓢、三弯石瓢、景舟石瓢,汉棠石瓢、曼生石瓢、纳瓢、憨瓢、寅瓢等等。

玩紫砂的路上总有一款石瓢或者很多款石瓢在等你‘盘’。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子冶石瓢从左至右分别为:本山段泥、底槽清、段泥捂灰锔钉

清末震钧《茶说》谈到,“铫以薄为贵,所以速其沸也,石铫必不能薄;今人用铜铫,腥涩难耐,盖铫以洁为主,所以全其味也,铜铫必不能洁;瓷铫又不禁火;而砂铫尚焉”。所以,紫砂铫取石铫形意而成壶,但已不具烹煮之功,仅作沏泡专用。

这个时候的石瓢壶已经称为: “石铫”壶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禪茶之器物,

非美器,非寶器,非古器。

以圓虛清淨之心為器。

以此清淨一心為器,

乃禪機之茶。

--千宗旦《茶禪同一味》

后改名石瓢,石瓢壶的改名古已有之,上图为玉成窑制壶名手何心舟,所创的心舟石瓢壶,本人18年所制,此壶已结缘给日本友人。

石瓢壶因其实用性和装饰性,成为紫砂器里面的杠把子。石瓢能够最好的将金石字画与紫砂壶艺术完美结合。三角形的壶身装饰适合使用的同时增加观赏性,足够的空间让人们在其壶面述放人文情怀。

泡茶是無限制非時間的狀態,提壺、注水、出湯,無數次嘗試在出盡最後一點水的同時清空自己…真空生妙有,在偶有靈光乍現頓悟時刻。無茶,歲月無味,無愛,人生無味。你需要的真的沒有你想要的那麼多~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潜心制瓢,一年两年三年容易,十年如一日的制瓢,堪称大瓢客了。

自零九年伊始至今已有十年,这十年中,从最常见之景舟石瓢子冶石瓢中最喜制子冶,后然机缘巧合知晓了玉成窑之心舟石瓢后转而常制心舟,再者有友定制纳瓢,后又常摹马璟辉抟纳瓢。

子冶石瓢

瞿子冶(1780-1849年)名应绍,初号月壶,后改瞿甫,字子冶,又号老冶、陛春,清嘉庆至道光年间上海人。善鉴别金石文字、收藏古器物,工诗词、尺牍、书画、篆刻、鉴古,善兰竹,有“诗书画三绝”之称。最善画竹。“子冶石瓢”是他的代表作,为曼生之后文人壶代表。常制紫砂壶,或请精者制后自作铭文,或绘竹梅锓于壶上,时人称为“三绝壶”。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心存活火

洞燃八荒

不肥而坚,是以永年。

神在骨,韵在肉。

此为子冶的“ 骨 ” 与 “ 肉 ”之美。

在把玩赏识好的子冶石瓢作品时,经常感到壶体中透出一种“骨力”,简洁利索、清奇脱俗。壶身内外氤氲着一种刚健挺秀的风骨,一种朴重文人所特有的不同流俗、遗世独立的风骨。

一杯茶 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~

心舟石瓢

千年紫砂,绵延至今

雅俗共赏,文化先行

前有陈曼生,后有梅调鼎

在文人紫砂中最典型,同时也是艺术成就最高的,当属曼生壶系与玉成窑传器,而后者更是达到了文人紫砂的巅峰。

玉成窑所传器皆造型独特,尤其是铭文书法精妙入神,切壶切情,独具匠心,体现出高深的文化底蕴。

今天给大家介绍的便是玉成窑传器中极为著名的心舟石瓢。

谈及玉成窑,梅调鼎是绕不开的。

梅调鼎是晚清时期的宁波籍书法大家、诗人,其喜品茗,更爱紫砂壶,在晚年,出于文人的爱好,在沪甬两地的名门资助下,便在今宁波慈城创办了玉成窑。

玉成窑是由各文人大家、制壶高手同时参与的,其中有这样一位陶艺名家——何心舟。

何心舟,字石林,别号「石林何氏」,清中晚期制壶大家,工书法篆刻,善制紫砂壶器,造工精炼、简巧。

其取材自然形式,号为「陈鸣远后巧手之最」

其作品文化气息极浓,且数量珍罕,从古至今皆被誉为珍品。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飲者

修心

清和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纳瓢

纳瓢为马璟辉融古贯今,取各石瓢所长,归纳而来,该器型取自石瓢,并汲取和融入了作者对传统光器一些经典元素自己的理解,意在容纳,以紫砂为载体,海纳方圆,取纳字为名,十分贴切,该壶流把为暗接手法形成上翘的圆三角,纤细柔和,与壶身宛若一体,不仅 彰显了壶的气力之美,更便于端握,可见功力,直流嘴“圆中带方”暗接于壶身,流畅自然,和壶把完美呼应,并且出水爽利,实用性极强,壶盖平缓合体,壶钮拱桥形设计润泽和顺,便于 拿捏的同时,也为壶增添了一股灵动之气!壶型的取名正是因为具有特色的壶底,一捺底,纳瓢是在传统子冶石瓢的基础上精心改良,既体现了石瓢的刚硬有力又融合了圆壶温润柔美!纤细小把自壶身蜿蜒而出,与壶嘴呼应。

男人都是大瓢客

好茶

依舊如故

好人

依舊如初~

空有千百偈,不如喫茶去~

一盏好壶,装得下岁月的沧桑,参的透人间的悲喜,品茗其中,读书其里,任丝丝清香冲淡浮沉,沉淀思绪,从中感悟到人生!

整器刚劲正直的阳刚之气中透出古朴内敛的深蕴,并以骨肉亭匀者为美,崇骨力、厌肥肿;慕简洁,恶重饰,造型亦曲亦直,皆显现简朴大方的气度。

Array
男人都是大瓢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